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二黄摇板 > 京剧剧本 - 二进宫

http://studioalfe.com/ehyb/122.html

京剧剧本 - 二进宫

时间:2019-08-13 02:32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李艳妃:正旦

  杨四郎:小生

  《二进宫》谭富英饰杨波、张君秋饰李艳妃、王泉奎饰徐延昭情节

  徐延昭、杨波,因初度力谏李良摄位事,李后执拗不听,故叹皇陵后,复二次入宫,竭诚奏导。时李后适因其父封锁向阳,间隔表里,渐露篡夺之谋,以是心亦回悟,深知徐、杨忠实,可托六尺之孤。且其威望骨鲠,足以慑服国丈。遂欲将幼主拜托徐延昭,命其谋策万全,以固明室社稷。徐延昭力保杨波有勇无谋,公忠可托,足使国丈不生反侧之心。后从其议,三人遂在宫中对天发誓,共保冲帝。卒使李良逆谋隐消,明社渐安,皆徐、杨二人百折不挠,委婉谏奏之功也。然后之登时悔过,从善如流,其明决亦有足多者。

  此剧老生黑头青衫均重唱工,且极冗长,颇难奉迎。而入后三人跪地时一段快板,尤煞吃力量。擅长者至此,唱得步步紧接,声声入彀,实觉很是动听,然非具大气概气派者不辨。盖音节虽促,而声量仍须暇逸也。

  按照《戏考》第五册拾掇

  录入:张新宇

  全剧脚本:纯文本格局

  李艳妃(内白)嗳,先王吓!

  李艳妃(二黄慢板)独坐在寒宫院闷忧,

  看一看不觉到八月中秋。

  先皇爷晏了驾太子年幼,

  我与那太师爷结下冤仇。

  徐蜜斯扼守在宫中门口,

  怕的是太师爷来把宫搜。

  徐延昭(内白)大人请!

  杨波(内白)千岁请!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叹罢皇陵到向阳,

  杨波(二黄摇板)宫门上锁贼李良。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铜锤赋予大人掌,

  杨波(二黄摇板)四郎我儿击宫墙。

  杨四郎(白)遵命!

  (二黄摇板)千岁、我父把令传,

  那怕宫门千道栓。

  铜锤一举双环断,

  徐蜜斯(二黄摇板)你是何人击宫门?

  杨波(同白)我儿休要脱手!此乃(四令郎)(徐蜜斯),上前见礼!

  杨四郎(白)小将有礼!

  徐蜜斯(白)还礼!

  徐蜜斯(白)拜见爹爹!

  徐延昭(白)而已!我儿启奏国太,徐、杨二家,宫门求见。

  徐蜜斯(白)启禀国太:徐、杨二家,宫门求见。

  李艳妃(白)宣徐、杨二家进宫。

  徐蜜斯(白)国太有旨,宣徐、杨二家进宫!

  杨波(同白)领旨!

  徐延昭(白)大人!

  杨波(白)千岁!

  徐延昭(白)此番进宫,将保国之事细表一番。

  杨波(白)全仗千岁!

  徐延昭(白)大人请!

  杨波(白)千岁请!

  (二黄慢板)千岁爷进昭阳休要慌忙,

  站宫门听学生细说例如:

  汉高祖曾赴会鸿门宴上,

  保驾臣名樊哙、陈平、张良。

  张子房背着剑把韩信访,

  九里山十潜伏摆下疆场。

  只逼得楚项羽乌江命丧,

  封韩信三齐王永镇朝纲。

  他驾前有一个萧何臣相,

  后宫院有一位吕后皇娘。

  君臣们放置下天罗地网,

  把一个汉韩信斩首未央。

  千岁爷进昭阳学生不往,

  徐延昭(白)倒是为何?

  杨波(二黄慢板)怕只怕学韩信命丧未央,死无有下场!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说什么学韩信命丧未央,

  站宫门听老汉细说例如:

  先皇爷怎比得汉高皇上,

  龙国太怎比得吕后皇娘。

  李良贼怎比得萧何臣相,

  杨大人能够比三齐的王。

  这宫门今看成鸿门宴上,

  有老汉好一比上将樊哙,手执铜锤,保驾身旁,料也无妨!

  杨波(二黄原板)我比如鱼儿闯过了千层坎阱,

  受了些惊怕,着了些慌忙。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只需你忠心把国掌,

  老汉保你满门无伤!

  杨波(二黄原板)千岁爷保学生满门无伤,

  舍死忘生闯进昭阳。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前面走的定国王,

  杨波(二黄原板)后面跟从兵部侍郎,

  站立在宫门朝里望,

  李艳妃(哭)先皇吓!

  杨波(二黄原板)又只见龙国太,怀抱太子,两泪汪汪,口口声声哭的先皇。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龙国太哭的是山河难掌。

  杨波(二黄原板)摆一摆手儿切莫要承当。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见国太休行那君臣大礼,

  杨波(二黄原板)学一个文站东,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武立西,

  杨波(同二黄原板)各自分班,站立两厢。

  李艳妃(白)先皇吓!

  (二黄慢板)李艳妃坐昭阳前思后想,

  思一思惟一想无有主意。

  耳边厢又听得朝靴底响,

  想必是徐、杨将进了昭阳。

  有句话儿欠好讲,

  只落得怀抱太子,两泪汪汪,哭了声先皇。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龙国太抱幼主把国执掌,

  杨波(二黄原板)你为何,恨天怨地,夹带愁肠,所为那桩?

  李艳妃(二黄原板)也非是哀家夹带愁肠,

  都只为我朝中不得安康。

  杨波(二黄原板)我朝中有什么祸从天降?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何不请太师爷进宫来,父女们筹议,这又何妨?

  李艳妃(二黄原板)太师爷心肠毒亚赛王莽,

  他要夺我皇儿锦绣家邦。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太师爷娘娘的父,他本是皇亲国丈,

  杨波(二黄原板)他未必一旦里起下了谋位心肠,太师爷忠良!

  李艳妃(二黄原板)你道他无有那谋位心肠,

  为什么封锁昭阳,断了水火,所为那桩?

  杨波(二黄原板)龙凤阁让山河,也曾把三本奏上,龙国太,你恰恰要让!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你言道:大明朝有事无事,不消徐、杨二大奸党,赶出朝房,自立为王。

  李艳妃(二黄原板)先前的话儿休要讲,

  不看哀家看先皇。

  徐皇兄保皇儿登龙位上,

  你的名儿万古扬!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龙国太错把旨来降,

  臣有一本启奏皇娘:

  臣耳聋听不见朝皇鼓响,

  眼昏花难观那阵头的枪。

  老臣两鬓白如霜降,

  要保国还有那兵部侍郎。

  李艳妃(二黄原板)徐王兄年纪迈难把国掌,

  回头来叫一声兵部侍郎:

  你保幼主登龙位上,

  哀家封你并肩王。

  杨波(二黄原板)唬得臣垂头不敢望,

  小心翼翼启奏皇娘:

  臣昨晚修下了辞皇表章,

  今日里进宫来辞别皇娘。

  为臣比如笼中鸟,

  望娘娘开笼放鹊,放鹊开笼,赦臣还乡,臣乐安康!

  李艳妃(二黄原板)他二人不把国来掌,

  到叫哀家无有主意。

  没何如怀抱太子跪昭阳,

  徐延昭(二黄原板)唬坏了定国王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兵部侍郎!

  徐延昭(快二黄二六板)自从盘古立帝邦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君跪臣来臣不敢当。

  李艳妃(快二黄二六板)非是哀家来跪你,

  为的是我皇儿锦绣家邦。

  徐延昭(快二黄二六板)锦家邦来锦家邦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臣有一本启奏皇娘:

  徐延昭(快二黄二六板)旧日里有个李文、李广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弟兄双双扶保朝纲。

  徐延昭(快二黄二六板)李文北门带箭丧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万家山前又收李刚。

  徐延昭(快二黄二六板)收了一将又一将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一将到比一将强。

  徐延昭(快二黄二六板)到后来保太子登龙位上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反把李广斩首庆阳。

  徐延昭(快二黄二六板)这都是前朝的奸臣良将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阿谁忠良又有下场!

  李艳妃(快二黄二六板)有下场来无下场,

  细听哀家说例如:

  旧日里有个子龙将,

  长板坡前救小王。

  到后来保太子登龙位上,

  他的名儿万古扬!

  徐延昭(快二黄二六板)困龙思惟长江浪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虎落平阳想奔山冈。

  徐延昭(快二黄二六板)国太思来国太想,

  杨波(快二黄二六板)谁是忠良哪个是奸党?

  李艳妃(快二黄二六板)忠良本是徐、杨将,

  奸党就是我父李良。

  二卿不把国来掌,

  (二黄摇板)哀家跪死在昭阳!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铜锤一举王请上,

  杨波(二黄摇唱)老杨波扶持起定国王。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回头来奏一道承平表章:

  老杨波颁来了众家儿郎。

  李艳妃(二黄摇板)传闻是杨波颁兵到,

  不由哀家喜眉梢。

  太子赋予蜜斯抱,

  徐蜜斯(二黄摇板)双手赋予老年高。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用手接过大明后,

  (白)大人!

  杨波(白)千岁!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你保幼主坐龙楼。

  杨波(二黄摇板)用手接过龙一条,

  两眼睁睁把臣瞧。

  莫不是嫌臣官卑小?

  趁此机遇讨封号。

  站立宫弟子计巧,

  (白)千岁!

  徐延昭(白)大人!

  杨波(二黄摇板)我满身上下似水浇,难以保朝!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大人不必生计巧,

  你的苦衷某猜着。

  莫不是保幼主你嫌官小?

  (白)是与不是?

  杨波(同笑)哈哈哈哈……

  徐延昭(白)国太!

  (二黄摇板)快将杨波加封号。

  李艳妃(白)杨波听封!

  杨波(白)臣。

  李艳妃(二黄摇板)我封你七岁孩童戴纱帽,

  九岁女儿入皇朝。

  哀家赐你玉石匾,

  子子孙孙永在野。

  杨波(二黄摇板)叩罢头来谢罢恩,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徐延昭代驾且平身。

  杨波(二黄摇板)一文——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一武——

  杨波(同二黄摇板)出宫门,

  杨波(二黄摇板)仗着幼主叫皇兄:

  大明山河全仗你!

  徐延昭(二黄摇板)要保国仍是你杨家父子兵!

  演讲错误┊版权消息···戏考的 Blog·联系小豆子· © 2000 - 2019

  独立站点:中国京剧老唱片·梨园·听戏谈戏